阿碼外傳-阿碼科技非官方中文 Blog: 2009/6/18

2009年6月18日

[No Tech] Skype創辦團隊投資阿碼科技


今天阿碼的新聞在twitter上滿天飛--Skype創辦團隊投資阿碼,阿碼完成了第二次增資。最感謝的還是這麼多我們的客戶。你們的支持,給了我們無比的動力與信心;你們的建議,讓我們能不斷改進我們的產品與服務;你們每天使用我們的產品,讓我們感覺有用不完的精力,不斷改良、創新、往前衝;你們對我們的質疑,讓我們更了解自己的不足;與你們不斷互動的程,就是我們成長的心路。這次增資,好多人願意出來跟創投談你們的使用經驗,為我們背書。謝謝你們!我們會不斷地提升我們產品與服務的品質,來回報各位!

這次增資主要是為了加速拓展阿碼的國際業務,參與的投資人有阿碼既有投資人(美國為主)、Skype創辦團隊創投 Ambient Sound Investments(歐)、還有Birch Venture Capital(台灣)。下個月我們就將有來自歐洲非常資深的同事遷居台灣並加入我們,我們並將持續找尋技術與業務人才。

阿碼新聞稿:Armorize Technologies Secures Up-Round Series-B Financing
Skype創辦技術團隊之創投公司ASI新聞稿:Armorize Technologies Secures Financing For Worldwide Business Development
TechCrunch(全球最受歡迎科技部落格)報導:Armorize Lands More Funding For Web App Security Technology
更多新聞:路透社Yahoo Finance道瓊USA TodayTech Startups

[創業過的投資人]

Skype在wikipedia上的定義中說:「Skype是由愛沙尼亞的工程師Ahti HeinlaPriit KasesaluJaan Tallinn所寫的」("Skype was written by Estonia-based developers Ahti Heinla, Priit Kasesalu and Jaan Tallinn")。其實這三位的的leader,是Toivo Annus,也是愛沙尼亞人。這四位以當初eBay併購Skype時他們所賺的錢,成立了Ambient Sound Investments,為創投公司,專門投資以技術為核心的新創公司。目前除了Toivo離開Skype外,其他三位仍在Skype擔任重要工作。

對於阿碼來說,ASI是難得的好投資人,因為ASI是由軟體創業家所成立的創投公司,帶給阿碼的,絕不僅是資金上的幫助而已。就如我們董事長Jim Sha,也是軟體界的創業前輩,一路走來我們跟他學到太多了。認識ASI,是資策會中負責「Connect Taiwan」與「Bridge Program」的Camilliam Lin一手促成的,在這邊我們非常感謝資策會許許多多幫助過我們的長官;不論是技服中心各位長官在資安技術與管理面的各種指導,或是產支處在產業面的協助推動,或我們辦公室所在的--資策會創研所的南軟育成中心--所辦的種種活動,阿碼都受益良多,謝謝你們!同時也謝謝AirDio(ASI投資的第一個台灣公司)的CEO Wen所給的各種幫忙。

幾個月前Toivo來台北看我們公司,才跟他聊半小時,我當時就打定主意,這家創投是很好的創投,他們的錢我們希望拿。Toivo穿著牛仔夾克,牛仔褲,與布鞋,有些偭腆,有些嚴肅,但是對技術、產品與公司營運的敏銳度非常的高,問題直接又快速,回答一句,得到他想要的答案,立刻問下個問題,一句多的話都沒有。聊了十分鐘,我發現他開始喜歡我們了,話題也多了。Toivo說他對資安不是非常專精,但是分享了一些他在Skype其間遇到的資安問題,大部分都是與路徑有關,也讓我增加了見聞。看到我們公司這麼多年輕的工程師,也很多歐洲人,「聘人很辛苦吧?Skype的前面兩百多個工程師,都是我自己面試挑選的,」他得意的說。「你們都如何面試工程師的?」真是好問題,我正要回答時,沒想到一旁的德籍工頭Chris搶著說了許多他的經驗,也讓Toivo頻頻點頭。

新創公司聘人,很難,好的人才不容易找。也許我們在資安圈蠻有名的,可是公司不僅需要資安人才,還需要很多的軟體工程師跟其他各種人才。小公司,沒有名,我們公司的工程師大家實力都好,學歷也好,大可以去半導體大廠,或大的外商,為何要來「阿碼」?阿碼是什麼公司?阿媽開的嗎?對於父母來說,也是頭大的問題,我的小孩書念了這麼久,明明就可以去大半導體廠,鴻海、宏碁、聯電、台積電、宏達電、Google、微軟、IBM,講起來多好聽,現在選擇去「阿碼」,每次碰到鄰居與親戚朋友,就要說我小孩在「阿碼」...「阿碼」是什麼公司?

對外國同事也很難。突然之間,孩子說要搬到台灣去加入創業團隊。台灣在哪裡?沒去過。會不會有戰爭?不知道。會不會以後媳婦是黑頭髮的台灣人?很有可能。多久可以回家一次?國內這麼多好的公司,一定要去台灣嗎?...

但是如果會運用,創業團隊也有其無比的優勢。公司不大,大家都很重要,接觸得多,學得也多。公司沒有太多政治問題,做起事來很快,靈感,創意,想法,都很容易發揮;大家都是公司重要的一份子,公司怎麼走,就看大家要公司怎麼走,大家自己做決定,自己負責,時間花在創意,創新,研發,挑戰,而不用花在政治與官僚,這對很多實力好的人才來說,會具有很高的吸引力,不用再被惡劣的老闆管,不用再擔心背後挨刀,不用再為了理想被埋沒而痛苦,不用每做一件事都要考慮那麼多政治因素,可以放手去發揮,大家一起打拼,這些對人才來說,會比什麼都來得有吸引力!

聊得很愉快,一下子時間過了,會議要結束了,但是我們也確定,ASI如果投資,會帶給我們很多其他方面的幫助;他們成立Skype並一路把公司做得這麼好,我們遇到的許多挑戰,他們都遇過了,可以給我們許多幫助。創業家作投資人,跟純金融的投資人,會很不一樣。公司創立的艱苦過程,他們都經歷過,在各方面不但能提供很好的經驗,對於許多困難也很能夠體會,把自己當作團隊的一份子,而不是劃清界限,他們是投資人,你們是團隊。事實上,阿碼第一次募資時的投資人,也大部分是創業家,從我們董事長沙正治先生(Jim),到邱俊邦先生與翁家盛先生,到New Venture Club的Tim Koogle(Yahoo!前CEO與目前副董事長),Dennis Coleman(賽門鐵克創辦人),Bill Coleman(BEA Systems創辦人與前董事長兼CEO),Mike Markula(Apple前CEO與第一位投資人)等,都是當過創業家的投資人。其中團隊最感謝的,還是董事長,因為董事長最肯花時間與我們互動,現在想起來,大大小小事情都找他討論,他那時一定覺得我們很煩,花他很多時間。阿碼公司文化,很多都是他直接影響而建立的。

ASI審一個案子,異常的仔細,公司幾乎所有文件都要翻過一次,檢查了又檢查,財報當然更是不用說。在技術的審查上,Toivo與Ahti自己跳下來玩我們的產品,了解我們跟對手的差別。一天晚上九點半,我在大潤發買東西,手機響了,接起來,原來是Ahti,Ahti說他看完我們的產品有問題要問我,我說好,可否過20分鐘?他說直接問就好,很快。於是在我買完結帳的過程中,回答完他所有的問題,Ahti人很好,做事也很快,那通電話完,我感覺他們會投資,而且會是很好的投資人。電話快結束時我跟Ahti說,不論他有沒有投資,我都很高興有機會跟他們認識。Skype就是他們幾個創出來的,卻改變了大家的生活,尤其愛沙尼亞就像台灣一樣,並不是很大一個地方,卻能做出國際級的軟體,我對他們有很多respect。

[長期的互信關係]

有時,投資人跟團隊的關係,如果不要太計較眼前的利益,往往可以走得很長久,達到雙營的局面。這次增資的投資人還包過Birch Venture Capital,是一家由吳廣義先生(Max)與黃家哲先生(Terry)所創立的創投公司。Max看我們,看了四年了。我們第一次募資時,先去找他,也就是他介紹我們認識董事長Jim的。我永遠記得,當我們決定第一次募資只邀請創業家天使投資人時,團隊中緊張的氣氛。該如何跟Max說,先不邀請他們呢?Jim就是他介紹的,這真的說不過去,但是還是要面對。於是幾個人鼓起勇氣,在Max的會議室中,低著頭把我們的想法表達了,為何我們覺得第一次先只邀請個人投資人,雖然這些人很多都是Max介紹我們認識的。說不緊張是騙人的,Max說他不會生氣,我們也知道是客氣話。如果Max願意自己投資,那我們當然會很高興,但是那時Max代表的是創投公司,而我們只想找個人投資。

公司做了幾年,非常成功,等到要第二次增資時,我們直接想到的,就是Max。事隔三年多,大家又見面了,結果我們發現Max不但不怪我們了,還完整記得我們三年前報告的資料,對我們產業也很了解,讓我們好不驚訝。我們說,三年多了,我們當時宣稱可以做到的,也都做到了,如果Max還願意支持我們,那我們覺得現在是邀請創投的時機了。就這樣,Max現在也是我們的董事了。Max之前在宏碁服務了超過20年,並於1993至2000年擔任宏碁美國的president,實務經驗非常多,在這陣子的互動中,我們已經跟他學了不少。Terry也幫我們建立了更好的制度,讓我們會往後的成長,做好了充足準備。

投資人與團隊之間,當然利益不全然一樣,但是如果雙方不要太過計較,可以走很長的路。

[開放源碼與成立公司]

為何成立阿碼,沒有選擇開放源碼?這個問題很多人問。我們那時的研究成果很好,而且大家一起工作做得很愉快,也有很好的感情。但是如果要繼續一起工作,必須要有個辦法。另一方面,我們的技術領先對手很多,並且不容易被追上,對於產品化,我們很有信心。其實是前一個理由比較重要。大家要過生活,還是要賺錢。如果我們都有存款可以生活,我們會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,軟體也會是開放源碼的,讓大家來免費使用。當然有一天我們存夠錢了,這種生活就能實現。但是目前,生活是現實的,大家雖然感情很好,但是總不能沒飯吃,要一起能繼續走下去,必須成立公司,建立穩定的商業模式。很多人覺得我是工作與興趣結合,其實我是分開的。如果單純興趣,我一樣會做資安研究,但是會以開放源碼為主,並且不需有很多商業上的考量(例如很多技術都不公開等等)。既然是工作,穩定的獲利就是非常重要的目標之一,尤其公司這麼大,我們對於公司的同事,他們的家人,我們的投資人,甚至以後出來募資的年輕人,都有責任;大家都有家庭父母小孩要照顧。長久來說,存夠錢後,能夠更專注於自己愛做的事情,擺脫商業的考量,做自己喜歡的研究(不一定是Web資安),是我們一直的夢想,但是以目前來說,把公司做好,把客戶照顧好,獲利穩定,成長快速,是我們最重要的目標。

我記得四年前,Chris辭掉微軟的工作,搬來台灣,就住在公司旁邊,Walter也搬過來,住他樓上。有天他自己做了晚餐,請我們去,我吃素,大家跟我吃,Chris本來也不喝酒。我們拿起飲料乾杯時,心裡感受很難形容。大家一路這麼要好,也出生入死那麼多次,但是真的現在Chris德國工作辭了,房子退了,Matt美國Atheros工作辭了,Walter / Benson也都辭了工作--好大的壓力,以前沒感覺過--我們真能成功嗎?我會不會對不起大家?想到以前,出論文都感覺在賭命,第一篇投稿的那晚,好幾天沒睡了,Walter打來,Wayne,數據都做好了,但是我剛才去廁所完,發現身體出狀況,我現在去醫院。之後就聯絡不到了,手機家裡都沒人接。嚇死了,第二天早上打給他父親,麻煩他去Walter房間看看。結果他說Walter沒事,睡死了而已。第二年,也是投稿前幾天,Walter人在美國出差,半夜幫我做,太累個感冒,沒空去醫院,自己買了藥吃。終於準備投稿了,Walter打來,Wayne,資料都沒問題,確認過了,但是我有問題,藥吃太多,心臟亂跳,我打911,他們到了,說必須送去醫院,先這樣。

其他太多講不完了,現在的團隊真的很好,延續了我們一向的文化,大家一起努力,感覺很棒。雖然每一次release,每一個新功能都那麼的辛苦,每一次出差也沒輕鬆過,但是我們成績一直出來,謝謝各位的努力,我們一起繼續加油!
(左:OWASP 2007於eBay,隔天要展示但是機器坐飛機後壞掉了,修了整個晚上,Kuon抱著電腦睡著了)
(右:RSA 2009於舊金山,兩年後了,還是一樣,我才把行李放好,客廳就變成行動辦公室了)

[團隊的努力]

最後要感謝的,是每天為阿碼一起打拼的同事們--大家真的太辛苦了!但是我們的辛苦,獲得了投資人的肯定,在金融風暴後,資安乾枯,創業公司接二連三倒閉,大公司不斷裁員的情況下,這次我們不但成功完成增資,有來自美國、歐洲與亞洲的創投參與,更是一次 up round,股價獲得了實質的增加,這是對各位最實際的肯定。阿碼成立到現在快四年了,只有過一位助理因個人因素主動離開,謝謝你們對公司的信心,以及對這個工作環境的肯定。你們有些人,早在阿碼之前,早在我們都還是學生時,就跟我一起工作,大家已經出生入死很多次了;謝謝你們一路跟我一起努力,這中間的血淚與磨練,是我最珍惜的經驗;有些人離鄉背井,離開家人與朋友,來到陌生的台灣,住在公司旁邊,只因為我堅持技術留在台灣;你們忙得連重要假日也沒法回家,變成你們父母從世界各地來台灣看你們,算一算已經有六對父母來台灣探望了,每次看到假日你們都在公司,雖然你們說反正沒地方去,但是我心裡都覺得很內咎;有些人放棄了大公司,出過唸書機會,甚至是主編,是CEO,也就這樣放棄了,來到阿碼扛起責任,我有時想想不知你們如何做到的;有些人本身也是創業家,帶著公司與阿碼合併,努力地讓我們產品線更豐富。你們大家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,謝謝你們,跟你們工作,也讓我學到很多。出生入死,有血有淚,但是每天都很愉快,謝謝你們的努力!

我們既有的投資人,尤其是董事長,一路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帶領我們,這次增資也義不容辭的支持我們,團隊裡所有的人,都會永遠記得的。金融風暴後,大部分要增資的新創公司,根本找不到資金,更不用期待股價之上漲(up round)。可是這次與董事長的互動,就如當時第一次增資時一樣,沒有多少話,就談完了條件,股價的增加,是董事長自己提的,一句話,口頭的承諾,整個過程就沒有再變過,在投資圈裡頭,這簡直不可思議。但是你們的決定是對的,因為團隊都知道我們擁有最好的投資人,我們感謝各投資人的支持,而也絕對不會讓各位失望的。

[台灣的資安產業]

Skype的大部分程式,是愛沙尼亞的工程師們寫出來的,經過資策會的安排,ASI也遠從愛沙尼亞投資了阿碼。根據新搜尋引擎WolframAlpha,兩地的面積不會差很多,台灣有兩千三百萬人,愛沙尼亞投有一百三十萬人。台灣雖然小,但是我們有許多國際知名的品牌,譬如宏碁,華碩,鴻海,台達電,聯電,台積電,D-Link,Zyxel等等,都是我們的驕傲。可是多年前我從交大資工碩士班畢業時,真是不知該怎麼找工作。我從小就寫軟體,我想進入軟體公司,但是在台灣,似乎很少。硬體畢竟算是製造業,資本主義下,產業要有競爭力,為了降低成本,產業外移是必然的;美國的就業問題根源在此,台灣也將面臨同樣的問題。當我們生活一直提升的同時,工資也必然提升,要一直保持在製造方面的競爭力,談何容易。

產業外移不見得是問題,只要一直能找到新的東西做就好。美國矽谷很早就不做製造了,但是他們開發了軟體產業。現在矽谷紅的公司,Google、微軟、Apple、eBay、Amazon、Salesforce、Facebook,這些都是軟體公司。IBM賣掉了筆電與其他事業體,成功由硬體公司轉型成軟體與服務的公司,HP也一直在努力。台灣能有這麼好的硬體品牌,也有好的軟體人才,沒有理由不能有好的軟體產業。軟體產業不像硬體,需要龐大的成本,要建廠房,要物料,要庫存;軟體只需要建立良好的公司文化與環境,把優秀並對軟體有熱忱的人才聚集在一起,就快成功一半了。

去年去RSA,印象深刻的是德國館,德國政府出錢,帶所有廠商來美國參展;今年德國從一個館擴展成三館,新加坡也第一次做了新加坡館。以色列也不大,但是資安產業做得有聲有色,美國客戶對於境外的資安產品都比較保留,但唯獨以色列產品例外。愛沙尼亞的人口只有我們二十分之一,但是可以做出像Skype這麼成功的軟體公司,為何我們不能?

因為我們全球經銷伙伴多,消息比較靈通,最近一個趨勢,發覺越來越多伙伴代理了韓國的產品,不論是軟體工具,或資料庫,或資安產品,感覺韓國已經走出來了,過不久,可能會有品牌像LG、Samsung一樣成功。希望經濟部以及台灣其他長官,能夠更支持台灣的軟體產業。曾經跟一些長官也有機會聊了不少,但是感覺對於我們的資安產業能打出國際品牌方面,都還是比較保留。這不是能不能的問題,我們其實已經做到了。趨勢科技就是台灣的公司,但是是全球前幾大的資安廠商。台灣還有阿碼威播精品中華數位中華龍網居易,都是外銷成功的廠商。

軟體產業靠的是腦力,不是靠勞力,污染低,低成本,根本不需要多大的資本額(房租,薪水,電腦,能花多少錢?),只要有人才,就能創造出好的產品,別人要追上也不容易。希望政府能對這個產業更有信心些!


(新加坡今年第一次有國家館:「Infocomm Singapore Pavilian」)


(德國今年RSA有三個館,標語「IT Security Made in Germany」令人印象深刻)

作者 Wayne 為阿碼科技一員

[新聞稿]

以下是新聞稿草稿,團隊還沒正式發出:

Armorize Technologies(阿碼科技)完成股權增值融資案
2009.06.16 美國矽谷 聖克拉拉市

所得的資金將會運用在全球商務的拓展上

網站應用程式安全領導廠商Armorize Technologies已完成最新的股權增值融資案,其中最重要的投資者包括總部設在歐洲由研發Skype的工程團隊所組成的創投公司Ambient Sound Investments(ASI),以亞太為基礎的旭樺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(Birch Venture Capital),以及以沙正治先生為首有參與阿碼第一次融資的矽谷投資人,這次融資案的款項將會被用於商業研發及拓展全球業務上,部份的金額會用來投資台灣子公司,金額將會超過一億兩千萬台幣。

阿碼的技術及企業理念得到投資人強力的背書

新資金的取得證明了Armorize在網站應用程式安全技術方面具領先地位。Armorize是網頁應用程式原始碼分析的先驅者,並透過SaaS的服務來對惡意程式進行辨識及監控,”我們很高興的看到投資人以行動來對我們表示支持,我們也非常有信心,網頁應用程式帶來了很多安全方面的課題,但Armorize提供了一套先進的自動化工具來解決這方面問題。這次融資完成,代表投資人對我們的技術及企業理念的贊同。”Armorize執行長黃耀文說。

“Armorize是一群具有高度技術能量的團隊,並研發了具專利性的原始碼漏洞分析解決方案。我們相信Armorize在網頁應用程式安全方面整體的表現,將會使他們在國際市場上具領先的地位”ASI的私募股權基金主席(head of private equity investments)Margus Uudam說。

Web 2.0 驅使網站應用安全產業成長

這次的投資顯示網站應用安全將受到重視。隨著Web 2.0的發展。企業或個人在日益繁複的程式設計及開發中,使得惡意程式更容易透過網站的漏洞來攻擊,各產業已經正視到這點。而Armorize建立了完整的解決方案,能夠在系統發展生命週期(SDLC)的各個階段強化網頁應用程式的安全性

Armorize Appsec Suite 提供了完整的網站應用安全

Armorize Appsec Suite™原始碼分析、網站應用程式的防火牆、網站惡意程式即時監控,保護企業免於因網頁漏洞所造成的威脅。

CodeSecure™自行研發的編譯器可以更精確的找出網站應用程式原始碼的漏洞,CodeSecure™是一個具有Web操作介面的硬體設備,適用於企業與軟體即服務(SaaS)的部署模式。
SmartWAF™是一種可以結合CodeSecure™源碼檢測結果快速「修補」網站弱點的主機型網頁應用程式防火牆

HackAlert™提供7x24網頁掛馬的監控服務,可提供全天候的掃描及預警,HackAlert™可以確保客戶網站免受惡意程式的威脅。

自從Armorize成立之後,快速的成長並且在全球各領域迅速累積客群,包括網際網路、政府及金融體系等各產業。

關於Armorize Technologies

Armorize是專注於網站應用程式安全的公司。

Armorize Appsec Suite™整合了獲獎無數的CodeSecure™, HackAlert™ 和SmartWAF™提供了完整的網站應用安全服務。

Armorize服務團隊深耕於網站應用程式安全研究,並連續在WWW研討會獲獎。
包括Red herring 100、及受邀參加Dow Jones VentureWire Technology Showcase 2008展示公司基礎及成果。

Jack Yu
Phone: +886-2-6616-0100 x405

繼續閱讀全文...